返回

微拍福利1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微拍福利11 (第1/3页)
    

陆尚宇走到安定宫门口,顿时长舒一口气。曲福见陆尚宇出来,忙上前,正想和他唠唠家常,陆珏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曲福:“哎呀!皇上在叫我,奴才告退!”

看着曲福远去的背影,陆尚宇突然想起来,他这下把曲福给坑惨了。就单听父皇那震怒的声音,就知道他肯定完了,也没事,从小到大也没给他少添乱。

倒是没想到,今天看到了父皇的另一面,对他是不怎样儿,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好皇帝。为了岐国,他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惜用母妃来要挟他。只不过,父皇误会他了,要得到皇位的决心,他可从未动摇过。

他拉回了思绪,却发现他竟不知不觉然到了母妃的宫苑—俪宫。确实,他想母妃了。这条路好多年都没走了,可那熟悉的气息依旧是那么强烈。

“皇兄好雅兴啊!”

一道温柔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听着来人沉稳的脚步声便知晓了来人的身份。他并没有回头去看他,而是平静的望着俪宫。那人却不依不饶的走到陆尚宇的前面,用一双清冷的目光盯着他,嘴角却扬起一抹温和的微笑。

这人生的倒是和陆尚宇有几分相似,但仔细一看,他更柔美一些,一双桃花眼异常的灵动,身形修长但略显消瘦,因长期服药,身上带着残留的药香。

他伸出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放在了陆尚宇的肩头。然后目光也转向俪宫。从他的眼神中竟看不出任何的想法。好像这里的一切都无他无关一样,他也不想对任何人,任何事做什么评价。

“咳咳,咳,,,”陆希康难受的捂着胸口。

陆尚宇听到了剧烈的咳嗽声,他的心弦猛然的被什么触动到了。他慌乱的转过身,用双手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他撑着他的肩膀缓缓的站起来,陆尚宇担忧的眼神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帘。

陆希康温柔的看着他:“好久了。”

陆尚宇听的并不真切,说:“希康,你说什么?”

陆希康:“没什么? 好久不见了,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陆尚宇犹豫了下,说:“希康,你身体不舒服,不便吹风,我带你回去。”

陆希康闻言低下头,眼神变的灰暗,冷笑一声,说:“呵,连你也嫌弃我了吗?”

他刚说完,不等陆尚宇反应就转身走了,陆尚宇看着他消瘦的背影和空气中仍残留的药味,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拳头紧紧的攥住,骨节分明的指节泛白。他快步赶了上去。

陆希康感觉到他的气息了,马上开心的转过身。露出笑容。

陆尚宇:“外面这么冷,出来时为什么不多添些衣服?。 你明知道,病严重了怎么办?”陆尚宇说些将他身上的披风给他穿上。

陆希康:“一直是,,是这样的,从小到大就只有你,会关心我。母后她,从不注意这些的。”他说着,都有些哽咽了。

陆尚宇宠溺的看着他:“好了,你后我会多来看你的,不会让你一个人。”

陆希康一听这话,开心的差点蹦起来。眼睛一转,说:“哥哥,我想去你的王府,成吗?”

陆尚宇点了点头,说:“好。”

陆尚宇骑着他的马—紫鸢,就让陆希康坐在后面。

陆尚宇心里不由得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皇宫这个晦暗不明的家里,如今能留在他陆尚宇身边的,恐怕就他一人吧!

陆尚宇觉得走了很长一段路了,怕陆希康的身体受不了,就扶着陆希康下马休息片刻。

就在他们刚坐下的时候,几个黑衣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陆尚宇似乎一点也不意外。讽刺的一笑,说:“看来母后是想故技重施呀!”

陆希康惊慌的站起来,手都有些颤抖了。说:“哥哥,你是说,母后曾派人暗刺过你吗?”

陆尚宇严肃的说:“希康,有些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也不想你卷入这场风波中。”

陆希康沉默了,内心深深地自责着,他真是一无是处啊!什么忙也帮不上。

陆尚宇:“希康,你,,,”。

察觉到了他的不安,他本想安慰,但现在首要任务是,解决眼前碍事的家伙。

只听到砰地一声,陆希康重重的摔倒在地,黑衣人见目的已达到,就撤离了。

陆尚宇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心里充满了恐惧,他不想,像失去母亲一样再失去他。他现在是他最亲的人。迅速的抱着他上马,直奔王府。

一路上,陆尚宇一直在担忧,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刚踏进王府大门。

陆尚宇:“叶萧,在哪?”

一侍女:“回王爷,叶大人他不在。”

陆尚宇:“你,快去请张太医来。一定要快。”

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陆希康,陆尚宇的心里五味杂陈,他怎么也没想到皇后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下手,虎毒不食子,她真是禽兽不如。

张凌给陆希康诊脉的时候,就一直眉头紧锁。

一侍女走进来,小声地给陆尚宇说:“皇上,皇后到了。”

陆尚宇早就料到了,所以也并不惊讶。陆尚宇起身赶去正厅。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陆尚宇从容淡定的行礼。

张宓姝满脸笑容的走到陆尚宇的身边,弯腰,说:“尚儿,快起来。”还不忘打量陆尚宇一番。

随即转身对陆珏羽说:“皇上,你看尚儿现在不仅仪容仪表出众,而且他还很注重修身养性啊!可以做众皇子的表率了。”

陆尚宇:“哦!是吗?皇后是如何知晓的?”

张宓姝满脸欣慰的说:“言谈上,尚儿的言谈举止落落大方,收放自如。再者,你看他穿衣素来简单,在生活上更是节俭,从不骄奢。兄友弟恭。皇上,你是不知道,康儿他,最爱戴的就是他这个长兄。这不听说尚儿回来了嘛!就去找了。”

陆珏羽听着连连点头,说:“皇后说的甚好!康儿呢?怎么不见他?”

张宓姝:“对呀!这孩子,也该长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懂规矩。”

陆尚宇看着佯装镇静的张宓姝,修长的手指被握的泛白。

“父皇,希康他,中毒了,现在还没醒过来。”陆尚宇实话说。

张宓姝立刻站起来,露出很慌张的样子:“什么?我的希康,他在哪?带我去。”

刚一到西厢房内,张宓姝一把推开了正想行礼的侍女。一下子扑到床边。

“康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母后啊!我不能没有你。”

张宓姝哭的撕心裂肺的,就连陆珏羽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将张宓姝抱在怀里安慰,“好了好了,先让太医看看吧!”

突然,张宓姝的目光瞪向陆尚宇,说:“康儿是和你一起出宫的,他成这样了,为什么你好好的?还说什么是别人,我看下毒之人就是你。”

陆尚宇自依然很淡定,说:“清者自清。”

张宓姝愤怒的站起来,手指着他:“哼!别总是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你可是在我宫里长大的,你的品性我知道,和你那个卑贱的母妃一样,从不知道什么叫,安、分、守、己。”

陆尚宇眸子变得清冷可怕,说:“母妃,有些东西是谁的,那就是谁的。于我,曾经失去的,我相信,在适当的时机它会连本带利的都回来的。”

张宓姝看着他的眼神吓的退却的几步,但还在不依不饶的,你,,,

陆珏羽听不下去了,“够了。都住嘴!”

张宓姝跪在了地上,“皇上,一定是他,,是他害了康儿的。”

“来人,带皇后回宫。”陆珏羽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张宓姝直接是被人拖出去的,她今天这么一闹,人们心中那个雍容华贵的皇后形象荡然无存。但更多的人却觉得皇后这么做没错,救一心切嘛!

支退了下人, 陆珏羽有了些怒气,“说清楚,怎么回事?”

陆尚宇只是看着陆珏羽,什么也没说。

陆珏羽:“你不说,是默认了吗?真如皇后所言。”

陆尚宇好笑的说:“呵,父皇心里不是已有评断的吗?又何必问我。”

“放肆,看来我是太纵着你了,以至于都敢这么跟我说话。 传朕旨意,怀仁王以下犯上,从日即起,禁足王府,直到襄王康复。”陆珏羽。

人散去之后,叶萧进来就看到了陆尚宇孤单的背影。很落寞的样子,就像小时候一样。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一有不爽,就拿他出气,他也从来都不啃声,所有的痛苦都自己承担,给自己留下的只有孤独。

叶萧:“王爷,接下来怎么办?”

陆尚宇冷笑一声:“皇后这次还真下了血本。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救希康。”

华容殿内,张宓姝侧着身子坐在大殿之上,柳叶弯眉,丹凤眼,,美好的五官,精致端庄,绝挑不出任何毛病来,一身淡紫蓝色的襦裙更衬托得她雍容华贵。和刚刚失控发疯判若两人。

“皇后娘娘,喜事啊!”一侍女上前。

假寐的张宓姝睁开了眼睛,侍女扶着坐起来,“有何喜事啊?”

侍女弯腰,附在在她的耳边:“怀仁王被皇上禁足了。”

张宓姝一笑:“哈,哈哈,这还真是好事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