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肉片漫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肉片漫画 (第1/3页)
    

这么看来,邱家,很可能就是宏王的人么?

怪不得宏王会捧邱蔓上位,除了邱家因为邱老爷子病逝,家族一落千丈无法形成外戚势力以外,双方早就已经暗度陈仓了。

至于邱老爷子病逝?

宋芷瑶看了一眼胡志眼里闪烁的仇恨,突然觉得,可能也没那么简单。

胡志后来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可能的,宏王可没有掩饰过,就连她们这些女人都查到了玉佩是属于胡家的,原本的主人怎么可能忽略?

那么,胡志能没有一点行动和气性?

呵呵,每个人的人生都不简单啊!

她所了解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流奕辰想了想:“你先告诉我大概是什么样的秘密?”

宋芷瑶微微起身,凑到流奕辰耳边,简单嘀咕了两句。

流奕辰眸露震惊,吞了吞口水:“这……怎么可能?”

大瑞境内的矿脉图?

若是走漏一点风声,天知道会掀起多大的腥风血雨,生灵涂炭?

宋芷瑶叹了一声:“如果胡公子的曾祖父真的就是那位工部侍郎,那就绝对没有错了。“殿下,这东西,绝对不能落到其他人手里。”

话已至此,宋芷瑶没有丝毫隐藏,直接点破流奕辰的身份。

也是想证明给胡志看,这烫手的山芋,胡家兜不住,他们可以。

流奕辰喝了口茶压压惊,为什么宋芷瑶总能知道这么多高能的秘密?

太惊人了。

明明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很普通的事件,一般人根本不会联想到一起。

暴出来的山芋越来越烫手了,连他都感觉到了有点撑着。

流奕辰眸色沉重:“虽然还不确定,可真相实在是太惊人了,你真的要知道吗?”“盼儿说得对,这种秘密,你不知道反而是一种安全。”

“一旦走漏风声,连本王都保不了你,或许,你还会连累周姑娘。”

如果胡志孑然一身,没有羁绊,肯定会斩钉截铁的应了。

他想知道,祖父和父亲,都是因为什么而死的。

秘密再大,也属于胡家不是吗?

可涉及到周佳雨,禁不住有些踌躇。

周佳雨笑了笑:“其实胡公子不用想太多,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复杂。”

“这本来就是胡家的家传之物,若是不让胡公子知道,只怕一辈子都不能安宁了。”

“不管将来如何,只要有勇气知道,就有勇气去面临任何危险。”

“小雨只是个外人,这样的秘密不听就是。”

“整件事情不传第四人耳,自然不会有人说出去的。”

胡志一噎,总觉得听也不是,不知道更不舒服,人生纠结如麻。

殿下?本王?

这种称呼一出,胡志和周佳雨自然聪明的猜到了流奕辰身份,一瞬间觉得邱家的威胁或许根本不算事儿。

相比之下,胡家的玉佩反而更重要。

流奕辰看了胡志一眼,起身走到一边:“你若是想听,就过来,若是不想,邱家的事情本王也替你们摆平,并且,这玉佩,本王出十万两买下来。”

“你就当本王为博红颜一笑,当了一回冤大头,至于其他的,你什么都不清楚。”

以宋芷瑶喜欢的名义买下来,他是冤大头,自然就不存在什么秘密。

就算有知情者询问,至少跟胡志无关,危险彻底转移到了流奕辰身上。

得了人家的好处和家传之物,总得替对方考虑考虑。

宋芷瑶喝茶差点喷出来,无语的横了流奕辰一眼:“殿下,这么大的锅,我怎么背得起?”

又是红颜祸水的一条路啊!

她现在这张脸也行吗?

流奕辰冲她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谁知道这锅里是什么?你喜欢,本王买下来就是,跟其他无

关。”

或许因为知道了流奕辰的身份,并且得到了帮忙的承诺,周佳雨心情为之一松,顿时精神了许多。

看看宋芷瑶,又瞅瞅流奕辰,直觉这两人的相处模式有些奇怪。

寥寥几句话,总觉得有点甜。

可是,堂堂王爷,这眼光……总感觉有点违和。

硬要扯什么真爱吗?只怕更多的人嫉妒。

胡志内心陷入天人交战。

很多事情,并不是当不知道就不存在的。

他一旦知道了,就算周佳雨不知,也是会被连累的。

除非他放弃心中所爱,也放周佳雨自由。

可是……他舍不得啊!

周佳雨反而洒脱:“胡公子,如果事关周家,就算明知道会有危险,我也会想知道真相。”

胡志:“可是,你……”

周佳雨摇了摇头:“没关系,其实仔细一想,或许这次我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

“邱家闹得这么大,未必没有其他打算。”

“胡公子不如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免得……两头不占。”

闻言,胡志吸了口气,踌蹴了几息,毅然走向了流奕辰。

宋芷瑶喝了两口茶,突然问道:“不知道周姑娘家里的变故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趁着殿下还在,说不定能一劳永逸。”

周佳雨哭笑不得,宋芷瑶是在提醒她,不要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吗?

真不是在坑自己人?

殊不知,宋芷瑶是觉得能解决的事情都凑一起比较好,免得过段时间又说,更能添麻烦。

最重要的是,他们占了人家这么大的便宜,万一求到面前来又不好拒绝,不如早点捋一捋麻烦。

“多谢宋姑娘关心,周家倒是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觊觎的。”

“我娘因为生我,身体亏损极大,最近几年一直在拖日子。”

“父亲,确实是从小就身体不好,加上偶感风寒,因为母亲病去大受打击,一时没想得开就跟去了。”

“我知道,父亲是自己没有了生念。”

“临终时,特意给邱家去了一封信,这才有了邱家之恩。”

周佳雨说起来很平静,显然早就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周姑娘父母的感情真好。”

宋芷瑶不由得羡慕。

周佳雨也不谦虚:“爹爹总说,没有了娘亲,他活得像行尸走肉。”

“我娘……若不是为了我爹,或许还撑不了这么多年。”

“不过,这样的感情虽然让人羡慕,但是可遇而不可求,宋姑娘……”

周佳雨对宋芷瑶的感观越发好了,忍不住想多说两句。

毕竟,流奕辰身份高,长得好。

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成年的王爷都家有不少女人,对宋芷瑶这样的或许只是一时新鲜,她不希望宋芷瑶

受到太大的伤害。

然而,周佳雨话未出口,一道略微冰冷的声音直接插了进来。

“你们在说什么?怎么突然很投机的样子?”

周佳雨一抖,忍不住讪讪的低头,不敢看现在的流奕辰。

即便如此,她也深刻体会到什么叫皇子的威仪,眼神带着刀子。

宋芷瑶眼神一闪,笑着解围:“胡家的长辈死得蹊跷,我就想问问周家,毕竟周姑娘年纪不大就没了家人,怪可怜的。”

“倒是没想到,周姑娘的父母竟然是一对神仙夫妻,感情好得很。”

流奕辰冷冷的瞄了一眼周佳雨,几不可闻的哼了一声。

“年纪不大就没了家人,怎么还没学会好好说话呢?”

“周姑娘要想解围邱家的事情,好歹多学学怎么说话,免得平白惹了敌人。”

周佳雨脸色涨红,第一次体会到堂堂王爷的善变。

刚刚还那么平易近人,有两分感同身受的错觉,突然就回到了高高在上,圣气凛然,让她连对视的勇气都生不起。

宋芷瑶:“……”

默默端起茶压压惊,人家什么都没说好吗?不要欺负小孩子。

不过,流奕辰生气的时候,气场好强大,她没经验还是避着点好。

胡志知道了真相,神情无比恍惚,忍耐着说了两句场面话,带着周佳雨,犹如踩在云端一样离开了。同时带走的,还有流奕辰十万两买玉佩的银子。

等人离开,见流奕辰偏着头看屋顶看地板,就是不看她,宋芷瑶连忙上前顺毛捋。

“殿下,周佳雨不过是感慨两句,其实她什么都还没说呢!”

流奕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她想说什么,你会想不到吗?”

想不到干嘛解释?这就是心知肚明。

宋芷瑶睁着眼睛说瞎话,重重的摇头:“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她要说什么?肯定不能知道的。”

“不过,这玉佩还没有验证,殿下就给胡志十万两了?”

“万一是假的怎么办?”

那可是十万两啊,够胡志舒舒服服过一辈子,还能好好养大下一代了。

胡家,再也不用落魄了。

流奕辰嫌弃的看宋芷瑶一眼,这转移话题的本事越发生硬了,他都不忍心戳穿。

他若是不配合,看她怎么办。

然而,他会拧着来?

好吧,不可能的,话题转得再生硬他也得认。

“那你现在不快点仔细验证一番?”

“证明一下,本王的十万两银子有没有打水漂?”

两人都在调侃,实际上都知道,仅仅是这个消息,就值十万两了。

问题在于,消息本身是宋芷瑶泄露出来的,拿银子的却不是她,这找谁说理去?

宋芷瑶撇了撇嘴,起身关上窗户,拉上窗帘。

还有什么漏光的地方都细心的拿东西堵住了。

包厢内顿时黑如深夜。

流奕辰不知道她要怎么做,帮不上忙,只好坐着喝茶,眸光一刻不离的追随着她。

当宋芷瑶点亮烛台,烛光照射出来的一刹那,暖昧的气氛陡然而生。

流奕辰一阵恍惚,心口狂跳,总觉得他的世界,就那么亮了起来,再也容不下别的了。

宋芷瑶懵然无知,端起烛台,一手挡着摇曳的火焰,小心翼翼的走向流奕辰,一边冲他笑了笑。

似乎怕他等得不耐烦,低声说道:“殿下稍等,都是准备工作。”

流奕辰桃花眸倒影着火焰,只感觉心口一烫。

看着她走过来,就好像渐渐熟悉之后,便一步步这样走进了他的心房。

突然抬头一笑,仿佛打开了什么,让流奕辰脑海中炸开了烟花,感觉整个天下都不抵这么一笑,生命中只剩下那个她了。

最要命的是,宋芷瑶不自觉压低的声音带着软懦轻语,像极了羽毛,挠进了他心尖,痒得他颤抖不已,

又舍不得躲开。

这样的气氛太好了,流奕辰强忍住全身毛孔张开的舒畅,硬生生逼出了不少鸡皮疙瘩。

整个人僵在原地,这样陌生的感觉来势汹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