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毒岛国爱爱电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无毒岛国爱爱电影 (第1/3页)
    

晚间伺候刘公子休息时,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今天厨娘做的饭菜怎么样?”

“凑活能吃。”刘公子漫不经心地说。

“我刚才看沈娘子腰都伸不直了,咱们人多食量大,沈娘子做的饭菜多,她白天要赶路,大家歇下她还得做饭,太辛苦了。”于海试探道。

“她累死活该。”刘公子踹了一下凳子说。

“公子,咱们这一路可是只找了这么一个有手艺又不怕辛苦的厨娘。要是她累病了,大家伙都不好过。”于海继续试探。

“她整我,给我喝马饲料泡的水,还说是麦茶。本公子是牲口吗?”刘公子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原因。

“公子,原来是这件事情啊。”于海陪笑道,“公子你误会沈娘子了,这个大麦茶的事情我在平县问过大夫了,人家沈娘子给你喝的没错,大麦茶的功效就是补脾健胃的,尤其是对体弱的人。你看你这一个月来脾胃好了,人也精神了不是?”

“反正我就是气她给我喝马饲料。”刘公子气愤地把头闷进被子。于海看刘公子气消了也就带门出去了。

可能是白天睡得太多了,晚上又吃撑了,刘公子这会儿听着外边的风声怎么也睡不着。仔细回想这一个多月来沈慕晴做的事情,虽然她做事有时有点莽撞,不知道拐弯,但人实在,一点也不偷懒耍滑,也从不居功自傲,是个可用的厨娘。算了,明天给她好脸色吧。

沈慕晴安顿其他人吃饭,自己回房间洗漱完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得香甜,等她醒来,众人已经在吃早饭了。

看沈慕晴出了屋子,刘公子啃着馒头讽刺道:“你再睡我们就出发了,把你扔这里了。”

沈慕晴满面赧色,急忙见礼找了个位子坐下低头吃饭。于海悄悄走过来说:“公子气消了,你别担心了。”沈慕晴讶异地抬起头。

“都是大麦茶给闹的。”于海笑笑走了。

大麦茶被刘公子发现是意料中的事情,可没想到这破小孩气性这么大。沈慕晴捶捶酸痛的腰,摇摇头快速吃完饭。

等沈慕晴拿着包袱站在马车前,她心情特别忐忑,不知道这破小孩还有没有下一出闹剧。

“你不上车打算跟着马车跑啊?”刘公子在身后说道,“还不快点,你挡着爷了。”

沈慕晴忙侧身让刘公子先上车,然后自己也跟了进去。刘公子脱下靴子顺手扔在沈慕晴怀里,“给爷放好,把上面的灰擦擦。”

沈慕晴默默拿出手帕,象征性地擦擦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放在一边,自己也脱鞋坐到里边。“备茶,爷要喝小龙凤团。”刘公子拿起一本书说道。

沈慕晴忙取水净手,然后摆好小茶几,生起小泥炉开始煮水烹茶。小龙凤茶是取上等龙茶蒸制,然后团以龙凤茶型,是宋时名茶。后世欧阳修称其茶为:“其价值金二两,然金可有而茶不可得”,以至当时王公将相都有“黄金可得,龙团难求”之感叹。

沈慕晴从瓷盅中取了一块有龙凤花纹的茶饼,心里有了猜想,能喝得起小龙凤团的刘公子绝对是王侯之家的孩子。这以后更得小心伺候,别给自己惹麻烦。

她泡好茶,给刘公子倒了一杯,然后放下茶壶,眼观鼻,鼻观心。

“你就这泡茶技术?唉,算了。” 刘公子嫌弃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你今天哑巴了?怎么不说话了?”

“公子要听什么?”沈慕晴恭敬地回答。

“你读过书吗?”

“些许认识几个字。”

“那就好。我考较你一下,‘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何解?”刘公子一手拿书,一手支着下巴问道。

“曾子的《大学》?”

“你还知道曾子的《大学》?好啊,给我解解其中的意思。”一听沈慕晴识字还知道曾子的《大学》,刘公子顿时兴致高涨。

沈慕晴想扇自己嘴巴,怎么嘴那么长呢?当个睁眼瞎多好的。她定定心思说:“公子,我可解不好。”

“你先说。”刘公子着急地说。

沈慕晴理理思绪道:“这两句话的意思是任何事物都有根本和枝节,任何事情都有终了和开始,知道什么在先,什么在后,就接近于合理了。就像你昨天你跟我闹别扭一样,有因有果,不知道你故意整我心情如何,不过我明白了以后应该怎么伺候公子了。”

“解的好,解的妙。”刘公子笑着拍桌大叫。

于海听到刘公子的笑声终于放下心来,看着公子心情舒畅了。

“公子开心就好。”沈慕晴也松了一口气,麦茶的事情应该揭过去了。

“你还会什么?”刘公子急切地问道。

“做饭啊,煎、炒、烹、煮,稍微会点。”

“无趣,琴棋书画会不会?”

“不会。哦,我还会算账算不算?”

“切。”这天被沈慕晴聊死了,刘公子放下茶盏撩起车帘往外看。

“咦,你看那个人在干什么?”他盯着路边说。

沈慕晴寻声看去,只见路边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边走边拜,他每走三步就跪下叩头,一路向北。他穿着沾满灰尘的黑色棉衣,脸色黧黑,额头破皮通红已经渗出点点血丝,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看不出年龄。身后背着一个小包袱,腰里裹着草绳,棉裤膝盖已经磨破了,露出大片的黄褐色的旧棉花。

“他应该是去灵山许愿的。”沈慕晴不忍直视,她转过头继续说:“他家里可能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所以他要一路叩拜去寺庙表示自己的虔诚,祈求神仙保佑,也叫磕长头。”

“是吗?我以前可没见过。我去过几次法门寺,只要沐浴斋戒就可以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刘公子放下车帘诧异道。

“公子,您是出生于富贵人家不愁吃穿,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您不知道的可多了。”

“普通老百姓是什么日子?你说说。”刘公子放下书认真说道。

“普通老百姓啊,他们终日为衣食奔波劳作,靠老天爷吃饭,顺年倒好,要是遇上灾年,那就衣食无着,甚至流离失所。你看禹河发大水,吕氏一家就是灾民。”

“读书呢?”

“束?贵,请不起西席;笔墨纸砚太贵买不起;灯油蜡烛贵点不起。晚上妇人纺纱织布都是点根香照明。有病就撑着,不敢看郎中。这就是普通百姓的生活。一年到头只求吃饱穿暖,无灾无病。公子您喝的这块茶饼够普通百姓家吃一年了。”

刘公子皱皱眉头,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道:“真有那么艰难吗?”然后双手枕在脑后闭目小憩。

午时一行人到了一个小镇,路边有个草棚子,是镇上的人摆的面食摊,旁边还有一处比较宽敞的空地是来拴马放车的。

刘公子叫停了马车,他穿上靴子下车瞧了瞧,大步迈进了草棚子。于海安排其他人把马车和马赶进空地自己也跟了进去。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看到是个衣着富贵的公子哥进来忙忐忑地起身招呼:“公子,我这只有素臊子面。您看?”

于海忙用袖子擦擦凳子上的灰,说:“公子,这里风大灰尘大。”

刘公子撩袍坐下,敲敲桌子给老板说:“那就给我们所有人上面。”

“好嘞!”老板高声应答。

沈慕晴一看着急了,这破小孩不是有洁癖吗,今天闹哪出?她忙劝道:“公子这个饭怕不合你胃口。”

“这是普通老百姓的饭食吧。今天我尝尝。”刘公子接过刘启手里的湿帕子擦擦手说。

沈慕晴忙去灶台边查看,一位老妇人正在大案板上整理面条,旁边的桌上有一大盆素臊子菜和油盐酱醋等碗碗罐罐。有一个土灶,灶上前后支着两只锅,一大一小,大锅煮面,小锅里是臊子汤。一个十岁左右的女童吃力地拉着风箱,总体看卫生情况一般。

这个季节流行性疾病多,大家出门在外,饮食不卫生容易生病。沈慕晴给于海低语了几句,于海安排其他人去马车上取来自带的碗筷。

沈慕晴洗手后,亲自动手先用净水把碗冲洗一遍,尝了尝臊子汤,根据大家的口味加了几样料,然后煮面条浇汤。

刘公子吃了一口品品味道,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大口把面吃完了,放下筷子就不吃了。

沈慕晴也吃了半碗不吃了,众家丁因为赶路辛苦,所以没管口味,都是吃了个肚胀腰圆。

随后,沈慕晴借用老板的木盆洗了碗筷,然后擦干,让大家装回车里。

空地上,刘公子倚着马车的车辕在晒太阳,他抬头看看天小声说:“今日这饭真难吃。”

沈慕晴笑笑说:“管他难吃还是好吃,老百姓有饭吃比什么都重要。”

刘公子不禁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思索片刻说:“我们既然是去灵山祈愿的,从今天开始就斋戒吧。”

“公子,斋戒不仅不吃肉食,葱、姜、蒜、韭菜都要戒掉。”沈慕晴提醒道。

“反正是你做饭,我不管。”刘公子说完上车休息。

其他人都忙着喂马、刷马,忙完后,休息了一个时辰大家继续赶路。

这几天天公作美,连着晴天,再加上这里土地肥沃,村镇众多,众人一路上打尖住宿都很方便,所以行程比较快。

四天后,一行人到达了灵山脚下的柳林镇。据说这里曾经绿柳成林,风景优美,所以誉名柳林。镇上还有一家有名的烧酒铺子,酒名西凤,据说曾经是秦时贡酒,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