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利一区福利三区微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福利一区福利三区微拍 (第1/3页)
    

    大厅里洋溢着一片欢乐的气氛,安卓莉趁着所有宾客都沉浸在愉悦中时,赶紧溜到宴会厅后方的小农舍去。

    羽野泽司已经先抵达小农舍,等候着她。

    “嗨。!是我。”

    羽野泽司转过身子,黝黑的眸子与她水盈盈的双眸对上。

    “你来慢了。”,

    “你想跟我说什么?”羽野泽司直接把问题带入核心。

    “我想跟你说的是——”站在他的面前,她鼓起勇气:“我真的很喜欢你,这——点不会因为彼此身分和地位而改变,我知道你淡漠冷酷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热情真挚的心,你习惯用冷漠来掩饰你的情感,因为你害怕自己再受到伤害一”

    “很好!你很擅长分析人的心理,不过没有任何人可以评论我的个性、我的人生,尤其是一个女人尸就算是他喜欢的女人也一样。他在心底加上这句。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偏激?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你认知中的那样。”

    安卓莉咬着唇解释,无论如何,她都不愿意被他归类到“坏女人”的行列去。

    “你要我承认你和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是的,我一直是如此的渴望。”

    “为什么?”羽野泽司倏地俯下头,热气吹拂在她的脸庞,害得她的肌肤痒酥酥的。

    “当一个女人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男人心目中,最独特的那一朵玫瑰时,她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除非那个男人故意装傻,否则他不会不懂,不是吗?”安卓莉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他的心。

    “你想成为我心中最独特的那个女人?”羽野泽司明知故问。

    “我希望我可以。”安卓莉轻叹口气。

    “我以为前天晚上在赛车场时,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

    “你说得是很清楚,但我的心却很痛楚,为什么你不给自己和我一个机会,非得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她一边说,

    一边向前跨了一大步。

    月光透过农舍的天窗照射进来,让她的脸蛋看来更加清丽动人,羽野泽司眯着双眸看着她。

    这一刻,他只想将她的容颜刻在心版上,留待日后好好品味。

    仿佛是洞悉了他的想法,安卓莉的心底感到一股惶然,她觉得自己好没用,没办法改变他。

    这个像风一样的男人啦!他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停留……

    “吻我,碰触我。”她将双臂轻轻搭上他的肩头,圈绕住他的颈项。

    她的声音沙哑,眼波柔媚,一对美眸中有着无限柔情。

    “安卓莉,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他叹口气,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打开心扉,让我走进去?”她咬咬唇,满脸委屈的模样教人怜爱不已。

    “安卓莉,我很笃定自己会和优佳结婚。”他言下之意仿佛是在对她说,你别再白费力气。

    “就为了报复你爷爷吗?这么做值得吗?”

    “是的。”他坦承不讳。

    “但是你喜欢我,不是吗?如果我的心意够坚定,你难道不能为了我改变?”她说得固执、说得坚定。

    羽野泽司不作声,亦不回应,虽然他对她也有些许意乱情迷,但还不是以让他理智全抛,他有他的作事方法,他的生活规划,他习惯掌控…-切,情感向来不能凌驾于他的理智之上。

    况且,一段萍水相逢的异国恋曲能够支撑多久?

    想到这里,他有了决定——

    “这一次赛车比赛结束之后,我就会退出赛车界,回到日本专心经营集团,我不想做什么改变。”

    “你这种男人活像一尊冰雕,没有感情,只有理智,当然不可能轻易尝试生命里其他的事,你不觉得这样的你很可怜?”

    该死!她何苦爱一个男人,爱到不断受他的气?

    羽野泽司再度沉默。

    “即使我嫁给尚诺斯王储,你也一点都不在意?”沉默许久,安卓莉鼓超勇气问出这句话,即使知道答案会教她心碎。

    该死!她居然抛开她的女性尊严去问一个男人这种问题,这代表什么?

    唉!代表她已经爱惨+B1729了他,不是吗?

    “你是个好女孩,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包括王妃的头衔都该属于你才对。”

    “你以为我很希罕王妃的头衔?哼!不是每个女人都渴望能成为王妃。”

    安卓莉忿忿然的说道,另一方面也为自己感到悲哀。

    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想的……

    她的双眸蒙上一层水气,没一会儿,泪水就布满了她白皙的小脸。

    “算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对你苦苦纠缠了。”拭去泪水,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我会听从你的建议,尽速和尚诺

    斯结婚,成为这个国家未来的新王妃,这样你满意了吧?”

    话毕,她掩着面容,伤心欲绝的跑开。

    当晚一回到家,安卓莉一想到自己对羽野泽司所说的话,就忍不撰头埋在枕头里,痛哭失声。

    她懊悔得巴不得死掉算了,明知道羽野泽司是心头有伤的男人,她还故意用激将法要逼他就范,没想到适得其反。

    一整夜她都没有睡好,天还没亮,就半卧在床头,满脑子思索着关于羽野泽司的一切。

    唉!追求她的男人何其多,可,为什么她就偏偏喜欢羽野泽司这块超级大冰块呢?

    现在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安卓莉咬着下唇,思索半天,决定让事情自然而然顺势发展下去。

    换个角度想,或许她可以利用这次的事件,让羽野泽司来正视自己的感情……

    对了!

    她想起,媒体曾报导,尚诺斯有个东方情妇,现在正住在他的别墅里,为了保护这个女孩,他十分的低调。但听说两人间有些问题,女方迟迟不肯和他结婚。

    而皇室之所以希望他能够尽快迎娶她,也是希望能借此逼走他的情妇。

    或许她可以找尚诺斯讨-划一迟婚礼,让彼此的心上人知道对方的重要性,也可以暂时对皇室有个交代。

    想着想着,她开心地笑了。

    安卓莉利用几天后的一场王室餐叙的时间,向尚诺斯说明自己的计划,没想到他真的欣然答应了。

    安卓莉和尚诺斯决定要将计就计,故意装出一副情投意合的模样,想要借此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

    为了让所有人相信他们正处于热恋,安卓莉每天都打扮的教人惊艳,陪同尚诺斯出席每一个公开场合,很快的,尚诺斯让王室公关部发了新闻稿,向全球媒体发布他即将和安卓莉举行婚礼的消息。

    由于这个缘故,这个国家立刻成为举世注目的焦点,尤其是安卓莉的出身背景、优雅美丽,更是成为媒体竟相报导的对象。

    “安卓莉,你看看,报纸头版天天都是你的新闻呢尸伊菲尔夫人展开眼笑的看着报纸,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儿,即将成为这个国家的王妃,她几乎每夜都是笑着入梦。

    “妈,没什么好看的,这些媒体很讨厌,喜欢偷拍和看图说故事。”安卓莉撇开头。

    打从那次飞车追逐战,差点撞断胳膊后,安卓莉对狗仔队的愤怒已至极点。

    “妈,我今天下午要去婚纱店试婚纱。”她的婚纱是由美国空运过来的,由婚纱设计师薇拉王所设计。

    “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了,我去去很快回来,况且皇室还派了一堆随扈跟着我免于骚扰。”其实安卓莉是不想让母亲看出,她对这件婚事一点都不热衷。

    “好咽,那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位于蒙地卡罗市区的“爱丽丝婚纱中心”,是全国最知名,最大的婚纱用品中心,营业项目包罗万象,不仅仅是卖婚纱而已,所有婚礼的用品一应俱全,应有尽有。

    安卓莉下了车后,马上被工作人员迎入室内,他们特地为她开了一间vip室,以防她试婚纱的时候,有被狗仔队偷拍之虞。

    “伊菲尔秀,麻烦你坐一下,我们这就去请造型师过来。”贴心的秀帮安卓莉换完婚纱之后,便微笑离去。

    安卓莉轻啜一口薰衣草茶,百般无聊的走到窗边,从窗外跳望出去,可以看到整个蒙地卡罗市区的市景。就在这时,VIP室的门倏然被人推开,吓得安卓莉连忙转过身子,以为这里也被狗仔队入侵。

    “你——”她瞠大双眼,嘴巴张成0字型。

    羽野泽司的眸底闪过一抹诧异,看到她身着婚妙的模样时,脸庞忍不住掠过一抹惊艳的神色。

    “午安。”很快的,他的惊艳马上没入淡漠的面具之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挑厌婚婚戒,他们要我先进vip室等候。”

    “哦。”安卓莉低垂着头,不知道该搭什么话。

    白纱礼服上镶着无数碎钻和珍珠,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出熠熠光芒,将她白瓷般的肌肤映照得更加洁白无瑕。

    她像个纯洁的天使,也像是误闯树洞的爱丽丝,美得扣人心弦,也教人爱怜。

    “你看起来很美,这件新娘礼服很适合你。羽野泽司发出真心的赞美。

    一想到在结婚典礼后,礼服下那曼妙的女性胴体,即将让尚诺斯拥抱和霸占时,羽野泽司的心头顿时闪过一丝妒意。,

    想起最后一次的交谈,她告诉他她爱他,也渴望能和他天长地久,但他却冷冷的拒绝了。

    他不得不承认,安卓莉说得没错,他对她并不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就这样?你没有别的话可说了?”安卓莉隐忍在心的话忍不住爆发:“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为什么你这么冷血无情?”

    室内一片沉默,半晌,羽野泽司抛下一颗震撼弹——

    “安卓莉,这个周末我就要回日本去了,短期之间不会再到欧洲,我答应过我祖父,今后退出赛车界,专心经营羽野集团。”

    “难道你不能为我留下?对你而言,我到底算什么?”泪水又在眸底盘旋,她好气羽野泽司的冷血,更气自己的执着。

    “安卓莉,你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他沉黑的眸子里隐含着些许的情愫。

    “你不是一个轻易动情的男人,倘若你会对一个女人有不舍的感觉,那就代表这个女人在你心中占有一定分量。”她字字句句都说得很清楚,希望能够软化他冰封的心。

    闻言,羽野泽司冷笑,“爱情算什么?不过就是一种钳制人类情感的东西,我说过我不需要它。”

    “一个没有心去体验这些情感的男人,我会为他感到悲哀。”或许已是伤心过头了,安卓莉直接说出心底话:“请你看看我,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女孩,我才不想当什么凤凰,也不想成为王妃,我需要的是一个能和我相知相许、晨昏与共的男人,即使这个男人平凡到不行,我也甘之若饴……除了你,再也没有任何男人,能这样深刻的触动我的心。”

    她耙自己的未来、自己的情感,全赌在这一刻了!她渴望能够听到他深情的回应她、告诉她,她并不孤单……

    如果,他真的愿意这么告诉她,往后即使天涯海角,她都愿意追随他。

    羽野泽司绷着脸,好半晌,他终于开口回应道:“安卓莉,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我只能祝你幸福。”

    果然……他果然没有留她……她输了……

    “希望你今天作的决定,往后不会让你感到后悔。”眨眨双眸,安卓莉命令自己不许哭、不许崩溃。

    接着,她走出试衣室。

    现在,她只想找到店员,换掉身上这套新娘礼服。

    她恨透这件礼服了!

    两人在婚纱中心巧遇后的隔天晚上,羽野泽司便搭机返回日本了。

    安卓莉难过的盯着电视新闻,各家媒体都抢着拍摄日本车队离境的画面,羽野泽司看起来神采奕奕,从容且充满着自信,似乎二点都不会舍不得离开。

    看到这里,安卓莉只觉得更心痛、更难过。

    可,棘手的事可不只这一桩,距离婚礼只剩三天的时间,在周末她就得和尚诺斯结婚,而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商量出取消婚礼的对策。

    偏偏这个时候,尚诺斯的情妇——哦!不!是他的女朋友才对,居然还大搞失踪,把尚诺斯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根有没有办法花心思在她的身上。

    这一夜,安卓莉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否因为思念羽野泽司的缘故,还是害怕即将到来的婚礼,她彻夜难眠,难受了一夜。

    直到隔日清晨,她被楼下传来的一阵吵杂声给吵醒——

    “秀秀,你快起床,大事不好了!”她的奶妈南茜连敲门都没有敲门,便像个火车头似的冲进她房里。

    “嗯……怎么了?”安卓莉勉强起身,眨眨酸涩的双眼。

    啁!失眠的感觉真是难受!

    “秀,今天报纸上刊出你的绋闻,还有照片为证!皇室方面气得扬言说要取消婚礼!”南茜说得又急又快,手上扬着那份小报。

    “让我看看!”这下子安卓莉整个人清醒过来,一把抢过奶妈手上的报纸。

    当安卓莉看到报纸上的头版照片时,眼珠子只差没有凸出来!

    照片上竟然是她和羽野泽司激情拥吻的镜头,从场景看来,应该是在赛车场的那一夜。

    噢噢!真是该死!她居然被跟拍了,自己都不晓得!

    “秀,夫人要你现在就下去,还有,凯瑟琳夫人也来了。”奶妈看起来——脸忧心忡仲的模样。

    “我明白了。”安卓莉叹口气,翻下床来,直接走到浴室去。

    她抬起头,望向镜中苍白疲惫的脸庞,心底顿时涌起一股悲哀。

    唉!该来的还是会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坚强去面对才是!

    于是,安卓莉扭开水龙头,开始盥洗。

    大厅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烟硝味。

    “安卓莉,我们要你解释一下,这篇报导是怎么回事,皇室的王妃人选,不容许有任何的污点存在。”凯瑟琳夫人将报纸放在桌面上,拥吻照大刺刺的映入在场每个人的眼中。

    伊菲尔夫妇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凯瑟琳夫人的脸色只能用难看两个字来形容,今天她不只一个人来,还带了几个亲信和公关部人员,以方便随时能发出声明。

    至于明天发出的是绋闻澄清稿还是婚礼取消文,一切都得看安卓莉等下的说词了。

    “安卓莉,我在问你话。”见她发呆,凯瑟琳夫人再度提醒。

    “您想知道什么?”安卓莉决定据实以告,倘若婚礼能够就此取消,岂不正中她的下怀?

    “我已经说过了——关于这篇报导,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吗?”

    安卓莉低垂着首,点点头,表示默认。

    “安卓莉,你——”伊菲尔夫妇发出一声怒吼,眼看安卓莉就要与皇室错身而过。

    “我很抱歉。”

    “你跟这个赛车手是认真的?还是玩玩的?”伊菲尔先生沉声问。

    “我是认真的,但是他并没有接受我。”安卓莉平心静气的说道。

    在场一片鸦雀无声,他们没有想到安卓莉会这么快就承认。

    他们以为,她会激动的为自己辩解,或可怜兮兮的委屈流泪,却没有想到她竟会如此平静的坦承一切。

    看来,并不是每个女孩都希罕可以嫁进皇室当王妃。

    包括尚诺斯的那个情妇也是。

    “婚礼就此取消了,明天我会请公关部发布新闻稿。”凯瑟琳夫人丢下这句话后,绷着一张脸掉头就走。

    大厅又回复先前的死寂,伊菲尔夫妇的表情变得深沉而复杂。

    “安卓莉,你让我们对你很失望。”伊菲尔先生的声音充满沮丧。

    “爸,我真的很抱歉。”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算了,你先离开一下,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心情。”伊菲尔夫人朝她挥挥手。

    安卓莉胸口一窒,像被人打了一拳般难受,眨眨充满水气的双眸,转过身黯然的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床头旁的电话响起,她吸吸鼻头,接起电话。

    “哈喽?”

    “嗨,安卓莉吗?是我,艾儿,你最近好吗?”电话那头传来徐艾儿轻快愉悦的嗓音,听起来过得不错。

    “我……”

    “怎么了?你的声音好像很想哭?你发生什么事了?”艾儿忍不住为她着急起来。

    “我……我……哇!”

    安卓莉像个小女孩似的,把她连日来的委屈和忧虑一古脑儿的说出来,包括她和羽野泽司相识的始末,也包含她那近乎愚蠢的计划。

    听完她的故事后,电话那头的徐艾儿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现在待在摩纳哥也不是办法,明天开始全国媒体就会追着你跑,你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她可怜兮兮的问道。

    “来我的国家避难吧!”徐艾儿忽而提议道。

    “你要我现在去台湾?”她这辈子可还没跑那么远过呢!

    “你就搭今天夜里的班机,让明天全国上下都找不到你的人,岂不快哉?”徐艾儿愈说愈高兴。

    安卓莉一怔,许多念头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徐艾儿说得没错,明日她会再度成为全国焦点,到时候她想跑都来不及了。

    “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等我买好机票,再跟你说我的行程。”

    “好,我在台湾等你。”语毕,徐艾儿马上挂了电话。

www.7wenxue.com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