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亚洲爽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亚洲爽片 (第1/3页)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最终,顾老太爷坐在椅子上轻声咳嗽起来,道:“老夫人身体不适一直都在府上疗养,如今天气骤变,等会儿让两位新人去房间里面行个礼磕个头便是了。”

话音落下,他狠狠瞪了一眼那个问话的人。

一时间方才还在气焰嚣张的人们便顿时无话可说。

一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傍晚时分顾凝玉和司徒昱修的马车才从相府缓缓启程。

摇摇晃晃就要离开相府视线时,顾凝玉的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十几年的时光都在这里度过,悲欢离合所有的画面都在自己脑海之中浮现,眼看着马上就要离去了,多少还是有一些不舍的。

京都城里面有她太多的回忆,痛苦的欢笑的。

见她许久不说话,一旁的司徒昱修打了个哈欠之后便问道:“怎么了?怎么从相府出来你好像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顾凝玉忙摇摇头,说:“眼看着马上就要离开一直熟悉的家了,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感慨。”

“感慨什么?”司徒昱修忙问。

她缓缓望向窗外,启程的时候还只是傍晚,如今早已经伸手不见五指。马车路过的地方偶尔能看到一抹窗户缝隙里面挤出来的光亮,感慨的东西太多,她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起了。

又过了阵时间,顾凝玉才忙说道:“离开京都之后,我们还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了,那里是我们的封地,按照规矩来说那里便是我们一辈子的家了。”司徒昱修不想欺骗眼前心爱的女人,忙揽住她瘦弱的肩膀安抚着说:“你放心,无论是在京都城里面还是在北地,我只对你一人钟情。”

她微微一笑,额头靠在司徒昱修结实的肩膀上,“方才从相府出来我便一直都在想一件事情,既然我们要彻底离开京都城,那么必然是要将京都城里所有的东西都变现带到北地去,我听说那里贫寒对于东西十分稀缺。”

“你是担心我们去了以后没有办法养活自己吗?”他连忙打趣道。

顾凝玉轻轻捶了她一把,忙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司徒昱修哈哈大笑:“傻姑娘,我当然知道你什么意思了,可是北地那地方你不了解,那里之所以贫寒不是因为缺少银钱的缘故。”

她一惊,连忙从他的怀中起身,惊讶问:“那是什么?”

“各种各样的缘故吧,其实北地那地方我也是最近才了解一些,先前也只是在朝堂上面听到一些皮毛而已。最主要的就是因为我听闻那里或许因为土地的缘故,所以农业难以发展。”

别说是司徒昱修,即便是顾凝玉也十分清楚这话的意思。

先前顾林渊在许氏面前提过几嘴,自己当时年纪小便在一旁安静地听。

北地贫寒,主要就是因为地质的原因,农业十分难以发展,即便是女人们做一些精细的活儿都没有办法满足基本的需求。

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北地定然会有更多的地方遭受重创。

一时间顾凝玉眉头紧锁,十分无奈:“那可怎么办才好啊?”

他的身子靠在马车上,沉思片刻才说:“知道我们的封地在北地之后,我便提前摸清楚了当地能人的消息,这些年在京都城里面结交的身上有真本事的官员更是数不胜数。正所谓民以食为天,若是能解决嘴上的问题,便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顾凝玉忙问:“若是如此,那咱们就更要将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现银或者谷粮,如此一来前往封地时也好为他们解决一下实际问题。”

司徒昱修忙笑着:“你这个想法就实在是太过于简单了,要知道现如今并不是咱们粮食有多少。朝廷的粮食多不多?可是仍然没有解决北地实际的问题那又是为什么呢?”

她也紧接着陷入沉思。

北地之处山高皇帝远,自然有一些胆大妄为的人无法约束,那些偏远地方即便是有了为民除害的官员每年送过去也奈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更何况再加上那些人的不作为,所有的事情就更加的棘手。

司徒昱修此次前往也有属于自己的报复,他明白,想要真正的解决问题就必须要将所有的问题都聚拢到一起。

别的人不敢做的,他放心大胆地去做就好了。

归宁的次日,永王府中便传来了宫中的圣旨,三日之后便要启程北地。从接到圣旨的那一刻开始,顾凝玉便一直操持着将手底下的所有产业争相折现。

等司徒昱修回来,顾凝玉便立刻将他拉入房间神秘兮兮地说:“我在京都城里的产业如今已经如数折现了,这些银钱我要留着前往北地的时候用在地方上。唯一一个酒楼甲天下是我许王府的表亲许凌在操持,可我有一些担心的是,许凌不日便要接受许王府的安排入朝为官,我需要一个非常靠谱的人前往打理。”

“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绝对会为你找到一个十分可靠的人。”话语落下,司徒昱修又忙问:“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变卖你所有的产业?”

她望着眼前的司徒昱修,只是轻轻一笑没有说话。

顾凝玉一直都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尤其是嫁给司徒昱修之后。前往北地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即便是她有万般不舍命里注定的始终是命里注定。

如今她更像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人,走一步算一步。

对于未来,若是没有办法掌控,那就心甘情愿地接受,唯独一条就是,她始终相信这一世司徒昱修不会如康槐那般致自己于死地。

离开京都城的前一日,顾凝玉和司徒昱修再借机回了一趟相府,蘅芷院里面,她早早将顾宁柯交给她的产业票据放到了桌子上。

在许氏的见证之下,换来了顾宁柯。

见到那些票据,顾宁柯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问:“姐姐这是做什么?”

“从前你相信我将这些东西交由我掌管,如今明日我便要启程前往北地,那地方去了之后若在想回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话没有说完,顾凝玉便不敢说了。

她有些后悔,早知道不让许氏在一旁了。

顾宁柯忙推了回去:“即便是姐姐前往北地,还是姐姐帮我保管吧。”

“柯儿,你年岁大了,再过两年便也到了娶亲的年纪,若是身上没有一些东西傍身可如何是好?”

“那就让夫人帮我保管!”顾宁柯低着头说:“这些是我娘留下来的东西,有朝一日一定会被我姐姐惦记,这些东西若是不在我身上还好一些。”

听了这话顾凝玉一阵心疼,可怜这样小的孩子竟然要思虑这么多,缓缓问:“你真的要将这些东西交到夫人手上?”

点点头,顾宁柯没有说话。

如此一来顾凝玉便再也没有法子,只得将东西交给许氏保管。

手里握着那些票据,许氏心里一阵酸楚,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垂头哽咽起来。

“母亲,千万别难过……”她安抚着,虽然知道无济于事。

许氏跟着悲戚,忙道:“我如何不难过,北地贫寒北王府如何我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不然这样吧!等你们启程的时候我也准备一辆马车跟在后面,等到了北地之后我看过你们安然无恙再回来!”

她的心情顾凝玉自然了解,忙上前说:“母亲的心思女儿自然明白,可是母亲糊涂啊,即便是母亲送了我去,可母亲回来难道还要让玉儿相送吗?”

顾宁柯在一旁说:“夫人,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啊。”

顾凝玉在一旁被他这句话逗笑,忙说:“是了,连柯哥儿都懂的道理,母亲必然比任何人都明白的。”

另一边,司徒昱修也与顾林渊在正厅喝茶,经过一番商议之后最终顾林渊点了头。

“其实在朝为官,最忌讳的便是有亲眷在侧了。”顾林渊撩拨着手中的茶碗,缓缓到来:“倒不是我觉得轩儿和顾白如何,只是觉得他们年纪尚小,即便是找了份官职也不能胜任啊。”

司徒昱修笑了笑,说道:“岳父大人只管将此事办成便是了,其余的根本不要理会。也是我家娘子总是日夜不安的为她这些兄弟们操劳,又实在是了解岳父大人的脾气必然是不肯施以援手的,便只有我特地前来劝说了。”

“倒不是我不愿意施以援手,旁人也便罢了,那轩儿根本就不是在朝为官的料子啊。”

顾林渊最是了解顾宁轩,若是说在朝为官,这上头顾宁柯可能还好,若说到顾宁轩……

他摇了摇头:“从小轩儿就被玉儿宠着,做什么都有玉儿撑腰,如今玉儿要前往北地了竟然还要为他这个兄弟谋前程。男儿志在四方,即便是出身相府也可以出去闯荡,荣华富贵已然享受了自然是要体验人情冷暖的嘛。”

“所以我才劝岳父大人,若是有什么机会必然是要让轩儿弟弟前往边关或者是沙场上见识一番。”司徒昱修起身走到顾林渊的身旁忙道:“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先前我听我家娘子说过轩儿想去军队,还被岳母大人给斥责回来了,若是岳父大人肯网开一面,那轩儿弟弟必定是栋梁之才啊。”

顾林渊知道司徒昱修什么意思,其实顾宁轩想要驰骋沙场这件事情并不是跟许氏说,为了保护他的颜面所以司徒昱修才故意装傻。

看他这般执着,即便是顾林渊担心顾宁轩的安危,也只能松口:“好吧,一切就依着你办。”

司徒昱修这才和颜悦色起来,说:“岳父大人的担心我自然明白,但是岳父大人也不要忘了,驰骋沙场这种东西我最是驾轻就熟,军队里面哪里都是自己人,岳父大人就不要担心啦!”

对于司徒昱修来说,能够帮顾凝玉完成一点点心愿也是好的。顾宁轩年纪轻轻便想着报效国家,于情于理都是好事情。

司徒昱修不希望因为这么简单的事情看到顾凝玉整日愁眉不展,虽然她也从未在自己面前愁眉不展。

告别相府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整整一日在相府比归宁之日更加辛苦。

以前辛苦的是身子,现在辛苦的是心。

想起许氏临行之前哭的那副模样,顾凝玉心酸不已。

第二日天色微微朦胧时,他们便启程前往封地。

清晨的冷风刺骨,透过马车穿透了身上的狐皮大氅,还好有司徒昱修温暖的怀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