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拍拍拍漫画初音未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拍拍拍漫画初音未来 (第1/3页)
    
两天后的一个清晨,杨瑞又回到了自己的家。整整一天,她忙着将家里家外全都清理了一遍,彻底做了次大扫除。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弥补些她这段时间不能陪伴母亲的遗憾吧。
“小瑞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杨妈妈端着一盆香喷喷的东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先休息一下吃些点心。今天我特地做了你最喜欢的马蹄糕。”
“先休息一下?”杨瑞转了转眼珠,“老妈,是不是让我吃饱了有更多的力气接着干活啊?”
杨妈妈也开玩笑地回了一句,“这都被你猜到了?”
“知母莫若女嘛。”她不客气地拿了一块马蹄糕就放进嘴里,含糊地发出了真好吃的声音。
“连手都不洗。”杨妈妈的无可奈何中隐隐带着几分宠溺。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她大言不惭地答道,顺手又捞了第二块。
“我另外还做了一些,吃了晚饭你拿点去给小璐,她也爱吃这个。”
杨瑞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窗外。只见天边晕染开了一层妍丽的玫瑰色,那极致妖娆的颜色似乎能将世间的一切都融化在夕阳的余晖里。
她想起了小晚的提醒,急忙将嘴里的食物吞了下去,支吾道,“老妈,时间不早了,我……看我得回去了。”
“小瑞,最近工作真的这么忙吗?连和妈妈吃个晚饭都没时间?”杨妈妈担心地看着她,“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哪吃得消?”
留意到母亲眼中掠过的一抹失望,她在心里挣扎了几秒钟,明明知道日落之前必须回去,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那好,我吃完晚饭再走。”
只是偶尔一次,应该没有关系吧。
她实在不想令妈妈失望。
杨妈妈欣然而笑,“那我这就去做菜。”她边说边走进了厨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小瑞你帮我到小区门口的那个小店里去买袋酱油。昨天用完我忘记去买了。”
杨瑞应了一声,就推开门下了楼。
此时正是上班的人们夜归之时,家家户户的窗户里透出了橘黄色的灯光,星星点点,连成一片,远远看去,别有一番温暖情致。
杨瑞买了酱油之后就匆匆往回走。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小区忽然之间变得沉寂无声,原本明亮的路灯也像是泄了气般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就连扑面而来的晚风似乎都带上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她停下了脚步。
敏锐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后面似乎有人在跟踪着她。
杨瑞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往前走去。她走得快些,后面的人似乎也加快了脚步。她走得慢些,后面的人也相应调整了速度。
毕竟经历过了那么多惊险之事,所以她心里倒并不紧张,反而冷静寻思着怎样对付这个跟踪者。
很快就要到家门口了。
在经过最后一个拐角处时,杨瑞忽然一个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手上那袋酱油当作暗器对准那个目标砸了过去!
对方似乎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袭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没有来得及避开。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杨瑞也看清了这位跟踪者的真面目。
这绝对是一个相当惊艳的美人。
美人穿着一件用色大胆的果绿色衬衫,精致的锁骨在微敞的领口若隐若现,引人无限的暇思,颇有几分撩人的风情。只是此时他的肩头刚刚染上了酱油的污渍,未免给这美丽的画面添上了并不协调的一笔。
在惨淡苍白的月色下,美人犹如鬼魅般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来。杨瑞只觉得全身无法动弹,一股冰冷的凉气从心口涌出,瞬间就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她甚至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对方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美人的脸上带着迷离慵倦的神情,他的发丝在风中张扬的盛放,那双薄荷色眼睛宛如初生的柳芽,一抹新绿勾魂夺魄。妩媚的笑容如同淬满了毒液的金百合,带着最致命的诱惑。
“怎么,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好像还在慕尼黑有过一面之缘呢。”
他的声音听起来温软亲切,但那种令人难以呼吸的恐惧感立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其实杨瑞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但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她却无法确定。
直到他说出这句话,杨瑞这才确实了他的身份——
魔党的维也纳亲王阿黛拉!
但比这更让她震惊的是,这位阿黛拉亲王上次出现明明是个女人,可这次却摇身一变,成了如假包换的男人!
他到底是男是女?还是雌雄同体?
不过,不管他是男还是女,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唯一能让人想到的就是——来者不善。阿黛拉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了她的胸口,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看起来你恢复得还不错。”
杨瑞一眨不眨盯着她,就像是只充满戒备的猫,弓起了身子准备随时应战。但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对方已经闪电般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她只觉得被他捏得生疼,刚想要出手反击,却因为听到他接下来说的那句话而愣在了那里。
“这张脸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啊。难道就是因为你是那个人的女儿,所以他才特别怜香惜玉?”
杨瑞也顾不得挣扎,慌忙问道,“你说什么?什么那个人?他,他又是谁?”
阿黛拉阴媚的眼波微微流转,也不回答她的问题,又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真是一张令人讨厌的脸,丑八怪。”
丑八怪?这句话严重打击了杨瑞身为女人的自尊,要开打就开打好了,人身攻击算什么?于是她也忽略了彼此之间的差距,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记勾拳。眼看着就快要打到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时,阿黛拉忽然伸手捉住了她的右手,锐利如刀的目光落在了那只银手镯上。
杨瑞留意到了他的异常,下意识地用左手护住了那只银手镯。
阿黛拉冷冷笑了笑,狠狠地捏着她的手腕,“你真以为这是属于你的东西吗?”
杨瑞愣了愣,正要开口反驳,却只觉自己的胸口一凉,低头一看,顿时大怒,原来自己的衣服竟然不知不觉被他扯开了一半……
“真的……没有那个印记。”他低声自言自语着,将信将疑地松开了她的衣领。
莫明其妙又被轻薄,杨瑞气得头顶直冒烟,趁阿黛拉分神的时候,她大力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要害!
这一脚可是又准又重,阿黛拉那俊美的脸顿时扭曲成了麻花。他这次大意地吃了次亏,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就在他准备给杨瑞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
“阿黛拉亲王,如果我没记错,这里好像是我们Tremere族的地盘吧。”
阿黛拉的脸上掠过了一丝不可捉摸的表情,缓缓转过了身。
年轻的Tremere族亲王正静静站在光与影的重叠交错之下,就像是一株欧洲云柳那样挺拔飘逸。他的美丽绝伦无法用任何词汇形容,银色长发如瀑布般飞逸而出,看似亲和的神情却透着令人生畏的冷漠和疏离。尤其是那双迷人的异色双瞳,此时仿佛沾染了西伯利亚冰原的寒气,一丝一丝渗透在空气中。
“安特莱尔.亚隆.伊斯多维尔亲王……我们好像也慕尼黑也见过面。”阿黛拉嫣然一笑,“倒是忘了,这里现在是属于你们的管辖了。”
“我还是更喜欢叶幕这个名字。”他挑了挑眉毛,“那个拗口的名字连我自己都记不住。”
阿黛拉眨了眨眼,“怎么办呢?可是这个女人很对我胃口啊,要不然我拿十位美味可口的妙龄少女和你换怎么样?”
杨瑞心里一惊,用力挣扎了一下,无奈手腕却被他扣得死死的。
叶幕也淡淡笑了起来,“哦?那倒是值得考虑一下。”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各不相让地注视着对方。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实则暗流涌动,气氛在不知不觉中紧张起来。
最后还是阿黛拉先笑出了声,抬手拂开了一缕发丝,就像是撩开了一片浮云,“好了好了,我还想全身而退呢。这个女人,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那就不送了。”叶幕的唇边漾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目光往杨瑞身上逗留了一瞬,冷声道,“还不过来?”
他的语气虽然漠然,却还是难掩夹杂其中的关切。
杨瑞忽然觉得眼角一阵酸涩,居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会变得越来越脆弱,为什么会将自己最软弱的一面都暴露出来……
“再不过来我就把你送给他了。”叶幕显然对她没及时过去有些不耐。
“这就过来了。”杨瑞刚嘀咕了一句,忽然见阿黛拉低头在自己的耳边低语了一句,接着就脖子一凉,竟然就这么被他咬了一口!
杨瑞惊得差点跳了起来,正要再飞出一脚,他已经像阵烟雾般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叶幕一个箭步上前,连忙查看了一下她的脖子,发现那里没有被咬破才稍微松了口气。但令杨瑞不解的是,叶大亲王的面色却比刚才更难看了。尤其是看着那个鲜明的牙印时,他的眼神冷得几乎能将人直接冻死。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不是已经提醒过你,日落之前要回茶馆吗?”他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怒气的途径,“今天要不是我在这里,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杨瑞忽然又想起他之前和阿黛拉的对话,心里不免也有点气,“不过刚才也不知是谁,还想用我换十个美女呢。”
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叶幕听到这句话时,脸色居然缓和了几分,眼中还漾起了一丝笑意,“哦?你怕我把你换了?”
“我又不是货物。”杨瑞瞪了他一眼,“是不是后悔了?要是后悔的话就赶紧吃颗你师父的后悔药,回到刚才那个时间。有十个美女等着你呢。”
叶幕终于笑出了声,“再多我也不换。”
话音刚落,他立即意识到了这句话似乎泄露了自己某些深藏的心思,但想要转换话题,一时却又没有想到合适的,只得暂时以沉默应对。
杨瑞吸了吸鼻子,一种不名所以的奇妙感觉突如其来地捕获了她,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一部分。两个人的目光默默纠缠在一起,在空气中荡漾出了微热的温度。如水的月光穿过了厚厚的天幕,将光之影与深深浅浅的银色投在了他们身上。
她在对方的瞳仁深处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影子,仿佛也被染成了冰蓝和墨黑这两种颜色。接下来,她看到自己的影子似乎慢慢变大,直到他冰冷的嘴唇温柔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又略带粗暴地咬了下去。
“哇!好痛!小幕你干什么!”她低呼一声,急忙取出镜子一看,原本被阿黛拉咬了一口的地方现在旧创添新伤,完全被新的牙印覆盖了。
“刚才那个牙印……真碍眼。”他的神色看起来舒畅多了。
杨瑞恼怒地瞪向了那个罪魁祸首,“你这样很孩子气好不好!”
“那……咬都咬了。不然我也让你咬一口?随便哪里都可以。”他耸了耸肩,指了指自己的脸和脖子。
“你以为我不敢咬——”杨瑞忽然意识到,刚才那一下对他们来说好像太过暧昧了。是脖子诶,他的嘴唇竟然碰到了她的脖子……他竟然咬她……一想到这里,她的整张脸顿时火烧火燎起来,脑袋里更是一片空白,仿佛潮水退潮时带走了所有的思想。
“小瑞,是你吗?”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忽然传来了杨妈妈的声音。
杨瑞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急忙和叶幕拉开了距离,应了一声,“是我,妈妈。”说着,她又赶紧和叶幕使了个眼色,让他配合一下自己。
杨妈妈在看到叶幕时显然是一愣,这么绝色的尤物无论在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
“老妈,他是小晚的弟弟,你看他长得像个波斯猫似的,因为他是混血儿啊。还染个银头发,就是为了赶潮流。”杨瑞急忙解释着,生怕老妈误会他是个妖怪。
叶幕也相当配合地报以礼貌的笑容,“伯母你好,我叫叶幕,也是小瑞的好朋友。”
杨妈妈立即反应过来,”哦,好。既然碰到了,那就干脆来我家一起吃顿便饭吧。“
杨瑞皱了皱眉,“老妈,他还有别的事……”
“太好了!谢谢伯母。我正好还没吃晚饭呢。”叶幕的唇边闪过戏谑的笑,“那我就不客气了,小瑞,你不会赶我走吧?”
杨瑞为了不让妈妈看出端倪,只得换上了一副假惺惺的笑容,“怎么会呢,你是我的好朋友啊。”
当叶幕坐在餐桌前时,他才开始后悔自己刚才草率的决定了。其实本来他只是想戏弄那个家伙而已,所以才故意和她对着干,可没想到杨妈妈做的菜都是他平时避之不及的东西。
泡椒鸡爪。酱鸭舌。凉拌牛百叶。
看到叶幕尴尬的脸色,杨瑞心里暗暗一笑,哼哼,报复的大好机会来了。她一改之前的冷淡,热情万分地将食物挟到他的碗里。不一会儿,他的碗里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别客气,多吃点。”杨妈妈笑容满面地招呼着他。看来帅哥总是人人爱,到哪里都受欢迎。
盛情难却之下,叶幕只好勉强吃了几口。要知道,他最讨厌的食物就是鸡爪鸭舌外加动物内脏。
“怎么样?还好吃吗?”杨妈妈可没看出他的不妥。
他只得干笑,“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杨瑞又趁机挟了一条滑溜溜的鸭舌给他。
“谢谢,你自己多吃点。”叶幕笑得有点僵硬。唉,好想哭啊……要命,居然开始想念自己老妈做的番茄炒蛋了。
“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混血儿混得这么漂亮的,不当模特可惜了。”杨妈妈一脸赞叹地看着叶幕,“不知道你的父母哪方是中国人呢?”
叶幕趁机放下了筷子,笑道,“伯母,我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匈牙利人。我还有个姐姐,我们一家都住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郊外。”
“匈牙利的布达佩斯,那是个很美的地方吧。”杨妈妈露出了颇为神往的表情,“如果将来身体能好些的话,我也想去亲眼看看那里的风景。”
“那么伯母下次就和小瑞一起来我家作客吧。”叶幕不失时机地发出了邀请。
杨瑞倒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暗下了决心。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带妈妈去次匈牙利,让她看看那些从没见过的美妙风景。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杨妈妈笑着点了点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我还有一碗鸭血豆腐羹忘记拿出来了。”
一听到血这个字,叶幕顿时双眼放光,精神也为之一振。哈,总算有能吃的东西了!
幸好烧熟的鸭血已经变了颜色,所以叶亲王没有很悲惨地晕过去。不过叶幕第一次发现原来烧熟的血根本就失去了血的香味,完全不适合吸血鬼的口味。无奈之下,他只好拨了几块豆腐吃。
堂堂的血族亲王,居然吃起了豆腐,这要传了出去,还让他怎么混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饭结束,杨妈妈又给两人冲了清淡的菊花茶。对于刚刚经受过肠胃折磨的叶幕来说,这已经是上天开恩了。看的出,杨妈妈非常喜欢叶幕,而且还颇有几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的趋向。要不是因为身体不适需要回房休息,她至少能把他的家谱都问个遍。
杨瑞吹了吹在茶面上缭绕的热气,穿过淡淡的氤氲瞧着坐在对面的人。橘黄色灯光落在他的脸上,映照出了卷翘绵长的银色睫毛的阴影,仿佛软软的绒毛扫过下眼睑,温暖柔和的令人心酸。
看着看着,她突然没来由地一阵伤感。
“没想到阿黛拉会亲自出现在这里。”他低低的声音将她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怎么说她也是魔党的亲王,我觉得妈妈继续住在这里可能不太安全了。”杨瑞立即想到了这一点。
“这里有我姐姐布下的结界,就算是魔党的亲王也不能轻易破了她的结界。而且任何怀有敌意的生物想要闯入这个结界,都会被我们察觉。再说如果真要找你家人麻烦,之前你不在的日子他们早就可以行动了,何必等到今天?”叶幕顿了顿,“不过让我有点在意的是,如果是找麻烦的话,那也应该是苏特的手下。为什么阿黛拉会找上你?这好像有点不合逻辑。”
杨瑞想起了阿黛拉之前说的话,心里不免犯疑,听起来他似乎也认识自己的父亲。难道父亲失踪真的和魔党有关?还有这个镯子,到底有什么秘密?可是她又怎么能把这些告诉叶幕,难道告诉他自己是北宫家的人?自己的父亲是位吸血鬼猎人?自己的叔叔又是被魔党所害?这些和魔党之间的恩怨,她根本无法说出口。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她叹了一口气,“毕竟看到了魔党的亲王出现在这里。而且你也看到了,他是想要攻击我的。”
“如果你实在不放心,不如就劝伯母也来茶馆暂住一阵?”叶幕建议道,“反正茶馆里多的是房间,临时住段时间完全没问题。”
“不行,这样我妈会起疑心的。而且她一定不愿意从这里搬走。”杨瑞立即否决了这个建议。
叶幕微微一笑,“那也不一定。不如让我去试试。”说着,他就起身彬彬有礼地扣门而入。
没过多久,叶幕就从杨妈妈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对着杨瑞做了一个已经没问题的手势。杨瑞一进房间,就听妈妈说道,“刚才小幕和我说他们那里很适合休养,所以想让我搬过去住一阵子。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是个好建议,这样我也能天天看到你。”
“真的?妈妈你同意了!那干脆今天就搬过去吧。”杨瑞惊喜万分,她没想到这个难题居然这么容易就迎刃而解了。若是按着妈妈平时的性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住到别人家去的。
叶幕那个家伙,到底用了什么理由哄得妈妈同意了?
“今天太仓促了。我得收拾点东西才能搬过去。”杨妈妈摇了摇头,“明天吧,反正也不差这么一天了。”
“那我今晚就帮你收拾。”她打算留下来。
“你还有很多工作要赶呢,难道你还怕妈妈跑了不成?”杨妈妈温和地笑了起来,“快点走吧,到时天太晚就不好坐车了。”
杨瑞心想只是一个晚上而已,应该还是安全的。再说她也要回茶馆整理一下房间,迎接妈妈的入住,于是也就没有坚持,“那好,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回到前世今生茶馆后,叶幕将遇到阿黛拉的事提了一下,众人也觉得此事奇怪,但因为将心思全都放在了血灵杖上,所以谁也没有深究。
在整理新房间时,杨瑞忍了半天还是将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叶幕,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是用什么理由说动了我妈?”
叶幕露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说我追你追得很辛苦,所以请她帮个忙,这段时间住在这里,以便让我有机会将你们的房子按照你喜欢的风格重新装修一遍,给你一个特别的惊喜。”
“什么?”杨瑞的额上顿时出现了三道黑线,“这么莫明其妙的理由,我妈怎么可能和你一起闹?”
“你难道看不出伯母今天是把我当女婿在审问吗?而且应该还是对我很满意的吧。”他弯弯的双眸闪着促狭的笑意,“为了宝贝女儿的终身大事,伯母自然会配合我了。诶?你的脸怎么红得像猪肝?啊,不会是真的对我……”
“叶幕,你给我出去……不然我真的会揍人……”
好不容易连推带搡将这个可恶的家伙请出了房门之后,杨瑞颇为头痛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好吧,他能说动妈妈搬过来的确是好事,可是用那样的借口真是让她百口难辩……不过,其实,她好像并没有表现得那么生气……甚至,还有一丝说不清的小小喜悦……
难道她真的对他……
杨瑞急忙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能把这种想法甩出脑海。当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银手镯上时,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将手镯取了下来,对着灯光慢慢转动仔细端详。
以前一直都没有发现,在手镯的内壁,竟然刻着一行极细小的字:Emita
阿黛拉离开前的那句话犹如梦魇般在她的耳边继续回响着,“再去仔细看看这个手镯,你就会知道谁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艾米达,看起来倒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会和父亲的失踪有关系吗?
w w w. xiao shuotxt. n 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