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调教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调教母 (第1/3页)
    

我是一个小兵,奉执丹亲王的命令来此处看守。

虽然不知道要守卫多久,他们会不会从这里出来,大家都是有所防备的,不敢松懈一刻,毕竟莱温德亲王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是名声享誉血族的战士。

天已经快亮了,从巫族过来的士兵,开始施展咒术,让我们这些只能在黑暗中的低级血族也能在阳光下站着。

只是没想到,在这里守了一夜,还真能看见一个女人拖着莱温德亲王的身体往森林外面走。

看见这一幕,谁都没敢动,万一是什么圈套可怎么办?还是守着最佳的阵型才能有点胜算,起码等到执丹亲王赶到。

谁知道那个女人没有防备的直线后退,直接就背对着我走了过来,还撞在了我的身上。

有这等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抓住莱温德亲王的好事,真是不多了,于是在那个女人,应该就是执丹亲王说的刘念惊恐的眼神中,我一巴掌打晕了她。

真好,今天又完成了一件苦差事。

明天的我会更加快乐的。

面带着骄傲与微笑,我将刘念和莱温德亲王带到了执丹亲王的面前。

执丹亲王很满意,虽然他笑的很是夸张,但是他貌似很疲惫,我的任务结束了。

等等,还没有结束,执丹亲王,叫我去琼洁瑞克通知格列亲王人已经找到了。

那好,我现在要去执行下一个任务了。

执丹叫人去通知格列人已经找到了,然后将刘念关起来,再命人拿紫藤捆住莱温德。

一系列的事情做完,执丹感觉甚是烦躁。

本来以为刘念已经死了,没想到还活着,命真硬啊。

嘴角越笑越大,真的命硬到不会死吗?要不要确认一下呢?

想着要对刘念做些什么,执丹就开始兴奋了,尽管眼底漆黑一片,他也不想睡。

“先煮了好,还是先切了好呢?”

执丹的想法越来越疯狂,头就越来越痛。

“该死的破戒指,总是控制我。”

消息传到兽族的时候,格列正在与兽王帕沃商讨怎样能引出伯恒出来。

“已经抓到刘念了,那剩下的事情也就好做多了。”

是啊,相对于兽王帕沃的兴奋,不知道为什么格列有一种悬空的失重感。

“马上就要结束了。”格列的喃喃自语被兽王听在耳朵里。

只是一个刘念就能牵制住血族大半的亲王,兽王勾勾嘴角,还真还是一个让人好奇的奇女子啊。

“那咱们该怎么引出白呢?”回到正题,现在就该商量如何将伯恒从兽族中找出来了。

“不用了。”格列站起来,让仆人准备好收拾一下,是时候回艾里克斯了,“这里面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只要我们抓住刘念,伯恒自然就会出现了,没必要商讨了。”

兽王了然一笑,“看来真是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啊,那我这就去让人放出消息了。您慢走吧。”

“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兽王倒是没想到格列会这么问他。

“等到永夜监狱开启,我会立刻出现在你眼前的,现在就慢走不送了。”

兽王斯斯文文的模样真看不出来他有这样的野心。

通过这两天的试探,格列回去之后也要留一手了,因为兽王确实有他未知晓的阴谋。

刘念在监狱中悠悠转醒,这次门外有专门的看守。

刘念拍着监狱的铁栏,“你们是格列的人吗?让我去看看莱温德吧,他现在很危险,格列肯定也不想自己的弟弟受伤的,让我出去吧。”

任刘念如此恳求,看守的人也并未理会,其中一个人在刘念醒来的瞬间就直接去报告执丹亲王了。

“是吗,已经醒了啊。”

执丹的双手沾满鲜血,脸上和衣服上也都是血迹,只不过这些血都是执丹自己的。

执丹用闪电割断自己的手指,然后看着手指重新长出来,地上散落着手指,耳朵,还有舌头的残骸。

“这个破戒指,总是会阻止我做这个做那个的。”执丹等到手指完全长出来,用它摸了摸赶来报告的看守的脸。

“要是他不阻止我的话,你现在嘴里说的就是那个刘念已经死了。”执丹的手指摸向了看守的嘴唇,“你要不要咬断我的手指试试看?”

看守颤抖着身体,不敢做出任何反应,执丹讲手强行塞进看守的嘴里。

“咬断他。”

看守不可思议的看向执丹。

执丹的眼中满是疯狂的神色,“若是你不敢的话,我就直接拽出你的舌头。”

没有办法的看守只能闭着眼睛用力一咬。

伴随着执丹疯狂的笑声,看守将执丹带到了关押刘念的房间。

另一个看守惊异的看着他脸上的血迹,一句话也不敢说。

“你醒了啊。”

看见执丹这个样子,刘念愣住很久,直到执丹站在刘念面前不过咫尺的距离,刘念才知道躲避。

执丹和刘念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执丹与刘念贴着脸,执丹那个时候傲慢的表情刘念还历历在目。

如今虽是一样的距离,也是不一样的神情了。

刘念看着执丹颤抖的问出声,“你怎么了?”

“怎么了?不过是将想法变为现实而已,没怎么。”执丹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又伸手摸了摸刘念的脸,将自己的血蹭在刘念的脸上,仿佛这样他就像心中所想的那样,将刘念杀死了,“说说吧,莱温德怎么了?”

刘念颤抖着双唇,想不到时隔两个三月没见的执丹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莱温德受伤了,说是要用舞乐花做解药才会醒。”

“啊,这样啊。”执丹挥手示意身后的看守赶紧去做,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刘念手上的戒指。

“同样是戒指,差别怎么这么大啊?”执丹伸手要去摸,刘念躲了过去。

“不知道有没有人试过将你的手指砍下来看看呢。”执丹站起来,俯视着此刻坐在地上的刘念。

“你觉得呢?这样会不会将你的戒指摘下来呢。”

“哈哈哈。”执丹疯狂的笑着,“应该不太行呢。”

执丹伸手看着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指,“我都已经砍掉很多遍了,可是这个该死的戒指还在这里呢。”

刘念瘫坐在地上,一开始刘念看见执丹的时候,还以为事情有转机,自己将会得救,可没想到执丹像变了一个人的样子,在执丹蹲下来看她的时候,她发现了,执丹手指上的那个戒指。

“格列,看来最疯的真的是你。”

刘念攥紧拳头,盯着监狱的门口,我一定会出去的。

白在兽族游荡着,时不时的去关口看看,找寻出去的办法。

今天盯了一天之后,白突然间感叹。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委屈自己了。”以前的自己难道不是直接打出吗?

想好之后的白,活动了一下身体,准备带着艾斯直接就冲出去。

现在刘念和莱温德不知道去了哪里,自己可不能这样浪费时间啊。

手上金光闪耀,只一瞬间,白便收回了准备攻击的手。

他听见有人议论着刘念被谁抓了起来。

白直接走上前去,拉住那人的肩膀,将他掰向自己,面对着自己。

“你什么人?”

那人不知道眼前这个人为什么拽自己,还用这么大力,刚想发作,就发现了白冒着危险红光的眼睛。

“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那人知道打不过眼前这个人,只好重说一遍刚才和朋友讨论的话题。

“说是之前跟着光王一起出逃的那个女人被执丹亲王抓到了,还威胁说若是光王三日内没有出现的话,就要杀了她。”

白更加用力的掐紧了那人的脖子,“在哪里说的?听谁说的?”

那人挣扎着掰着白的手,双眼爆出血丝,“族…族内告示是这样说的。”

白听到后,扔下那人,直接转身往之前看过的告示板处走。

果不其然,在上面看见了相应的告示。

执丹怎么会抓住刘念呢,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执丹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就是因为这个吗?执丹不可能叛变,若是说他有什么原因能跟格列一伙,那就只能是被控制了。

白站在告示板之前久久没有动,他在思考这其中的真实性。

“当然是真的了。”

旁边刚来的一个男性说道,“格列最想的难道不是打开永夜监狱吗?现在莱温德和刘念在一起的话,就算骗出了白又有什么用,莱温德参与,永夜监狱就打不开不是吗?”

白并没有转头,依旧盯着告示板,“所以你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吗?”

“当然了。”那人的脸上不是以往假装温和的笑容,而是肆意猖狂狰狞的笑脸。

“不愧是兽族的族长啊,还真是不怕死。”白歪了歪头,再睁开眼睛已经是金光闪现。

兽王不屑一笑,“那当然不是了,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只不过,刘念在手天下我有,不是吗?”

白吐了一口气,“今天,刘念救不了你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