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灵之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都灵之马 (第1/3页)
    

卫黎出了冥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月明星稀,像往常一般安宁祥和,蓦然,她闻见了憎惧的鹿血味道,正当她警惕的环顾四周的时候,鲜红的鹿血从天而降浇在了她的身体上,痛感蔓延到了全身,尖锐的叫声响破天际。

沉重的喘息声,,跳动的快要炸裂的心脏,,发不出声音,卫黎在血浴中仿佛舌根和喉管都粘在一处了, 努力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阿重,原本她被卫黎劈成两半的身子完好无缺的看着卫黎,她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给我,你的身体!”

卫黎耀眼黑眸变得痛苦不堪,喘着粗气。

阿重唇角缓缓拉开一个戏谑的弧度,刚欲伸手将卫黎的魂魄狠狠抓出来,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一个法师打扮模样二十七八的男人手执一张黄符贴在了阿重的脑门上,阿重觉得自己掉下了一个万丈的深渊里,黑暗像高山压着她,像大海淹没她,痛苦的挣脱开符咒逃走。

“卫黎,你还好吗?”法师显然是认识卫黎的,没有深追,附身扶起了卫黎,用长袖口擦拭着她脸颊以及身体上的鹿血。

卫黎的身子几乎全部被他宽宥的怀抱遮挡,许久许久,她蓦然抬头,一脸茫然地迎上他的眸子,略显苍白的薄唇轻轻启开:“你是谁?”

“曾经那个无所畏惧的怪物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法师并没有回答卫黎,而是有一抹忧伤从他冰冷的眸子中闪闪而过。

卫黎凑近了瞧瞧了他,疑惑了片刻:“你是周家的后人,周深……”苍白的嘴唇轻轻一挑。

“你这个大贵人竟然还会记得我。”周深浑重低魅的嗓音带着几分嘲弄的冷意。

“当初你父亲为了封印我可是煞费苦心了。”卫黎微眯起深邃的双眸,目光久久停留在周深身上:“那时你才几岁。”

“当时我八岁。”周深眼光深沉:“你骗我,骗我把你放了出去。”

“你还记得啊。”卫黎尴尬的笑了笑,食指轻轻的戳了戳周深的胸膛,欲拒还迎的意思:“看来,我给你的印象,是深刻的!”

周深用力握住了卫黎的食指:“你还是一点也未变。”

二十年前的那夜,周易伤痕累累的抓回了卫黎,将她扔入了四壁都是符咒的地窖中,周深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里偷看着卫黎,那不过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姐姐,身上贴满符咒全是被烧伤的痕迹,卫黎挣扎着伸出双手欲撕掉符,那符咒似乎是长死在肉上,血腥味越来越浓重,卫黎怒不可遏的大吼了一声,眼神转向了周深,周深脑子里轰然一响,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意,不禁僵在了原处。

转瞬间,卫黎眼中的戾气消失不见,红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我好疼,你可以帮帮我吗?”忍住全身符咒蚀骨的痛,娇柔奶声奶气的道。

“爹爹说你……说你是怪物……”周深吓得缩紧了身子,惨白了脸道。

“你爹爹误会我了,你过来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怪物!”卫黎的笑很温暖,眼神也充满温柔,向周深伸出了血迹斑斑被烧的惨不忍睹的小手。

周深似乎是被魅惑了心智,情不自禁的一步一步走上前,将手放进了卫黎的小手中,卫黎小脸上漾出甜笑,猛地起身搂住了周深的脖颈,唇角的笑意伴随那诡异而妖娆的弧度轻轻挑起,毫无预警的咬上了周深的脖颈,周深骤然长声惨叫起来。

卫黎迅速捂住了周深的嘴巴,嘴角流着周深的鲜血,墨色的黑眸看着周深,周深硬生生被那阴霾之色吓得再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卫黎将周深的血吐在了身上的符咒上,符咒瞬间燃烧消失不见,卫黎脸上显现出了开心的神色,附身摸了摸周深的头发:“谢谢你啊。”她自然是不怕法师的血,一般捉鬼的符对她也是无用的。

只不过自己满身的符是失传已久的血符,对于如自己这般过了百年的人来说就是地狱。

“你对周深做了什么?”

周易身上的伤看样子还没处理好,从腰间抽出了几张符咒,符咒飞向了卫黎,将她围在中心:“真烦!”卫黎眼睛猛地瞪大了起来,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四周的符咒,手一伸,将快要傻掉了的周深拉起来,将他的脖颈露出让周易看到:“如果你不想你的儿子失血而死,我劝你快将这些该死的符收起来。”

周易纠结了片刻,收了符。

卫黎全身疼得要命,眼睛迸散起一串串金星,几欲摔倒,甩了甩头集中了精力:“让开!”那眼光像火一样会把人灼伤,像鹰爪子似的会把人抓出血。

周易不敢阻拦,卫黎挟持着周深出了地窖,走了大约十几分钟觉得安全了停下了脚步,她的全身都在痛苦的颤栗,无力地坐在了草地上,周深也顺势倒在了地上,卫黎抬头看了看周深脖颈处自己的咬痕:“你爹可真烦人。”一边吐槽一边握住周深的手腕,将他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脖颈上让血流的慢一些。

周深看着卫黎,眼神有些迷茫。

“你不会是被吓傻了。”

卫黎弹了一下周深的脑袋,周深吃痛的叫了一声:“疼……”

“你快回去,别被山里的野兽吃了。”

卫黎觉得自己每一根神经都在绞痛,每一个细胞都在割裂,颤颤巍巍的起身准备离开却被周深拉住了手腕,卫黎居高临下不解看着周深那张稚嫩的脸。

“你的名字叫什么……”

“卫黎。”

“我会找到你的!”

“恭候。”

也就在那个时候,周深看着那伤痕累累的背影心里却是莫名的悸动如同潮水似的渗了上来,好想走进她缤纷的世界,去经历她所经历的一切,然后,笃定的陪她走下去……

父亲在一次捉鬼被恶鬼所害,自己便继承了衣钵,自此周深无论怎么打探卫黎的下落都是杳无音讯的,仿佛是蒸发般消失在人世中,直到数月前无意在公立所遇见卫黎,让周深安沉已久的心再次紊乱了起来,本以为再见时她是年近中年的性感尤物,可是……那张脸却是一点变化也没有,那一双妖艳若狐如同当初一般。

“我不是怪物,你们周家的人不必子子孙孙的抓我!”卫黎眼神突然掠过一股寒流。

“你不是怪物,那你是什么?”周深质问着卫黎:“我不会让你再逃走了。”

周深抽出一根不怎么粗的铁链上面却是贴满符咒捆住了卫黎的手腕, 卫黎表情却骤然僵住了用力的挣脱开周深, 却怎么也挣脱不开手腕处的铁链:“你真是和你爹一个样子!”卫黎的眼睛里闪射着凶光, 双手直接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直直插进了他的心脏。

周深从来都不曾想过,这个自己想了二十年的女人今时今日竟然丝毫没有犹豫的对他动了手, 冷风透骨的吹着, 看着自己心脏的伤口,感觉得到, 与心脏只差半寸,血疯狂的流淌着,让人脊背发寒:“你……”周深的嗓子已经哑了,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

“我最烦你们这些法师了。”

然而这一刻,周深却真正的害怕起来,他眼睛仿若成了死灰, 一点点的低头似乎陷入一轮旧梦, 记忆零落散漫……

满身是鹿血的卫黎,可是吓坏了月时,迅速准备好温水让卫黎浸泡,可是月时在屋外等了两个时辰,卫黎都没有出来,这让他担忧万分,逾越的推开了门,房间被水蒸气满满的覆盖,而浴桶只有零星的长发散落出来,月时诧异,快步将卫黎从里面捞了出来,卫黎半睁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着月时:“怎么了月时?”

月时适才发现她睡着了,她居然在水中睡着了,也对,她又不是正常人。

可是倏然,他的目光被卫黎满身的伤痕所吸引,结痂已经掉落,留下的是那或深或浅密密麻麻的伤疤镶嵌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月时想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从何开口,直到卫黎动了动嘴巴:“这是一场战役留下的,不算什么,不过……我的贴身侍卫,在那场战役中死掉了。”卫黎缓缓的睁开眼睛瞧着月时:“你说,他会怪我吗?”

月时没有回答卫黎,用力将她从浴缸黎捞了出来,用毛巾裹住了她瘦弱的身子。

卫黎继续碎碎念道:“他是我母后给我买来的,母后总说,他的剑挥的出神入化,可是我从来没有见他用过剑,可能是我被父皇保护得太好了,他根本就没机会用剑,直到柔然叛乱,他的剑终于出鞘了,他为了救我,以一敌众,父王平定叛军后,我千方百计的终于寻回了他的尸身,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卫黎等了许久许久,月时终于开了口:“我想……他只是想拼尽全力的去保护你,即使是死。”

月时的话语很温柔,如春风一般划过卫黎的心间,卫黎抬眸看着他,兀自的笑出了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