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亚洲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93show.com
     亚洲视 (第1/3页)
    

徐穗看着唐年严肃的脸,有些心虚。

“穗穗,你认识我这么久了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性子。”

唐年静静地看着她,又说:“你做什么我没有权利干涉,但我希望你能不要给我造成困扰。”

徐穗抿了抿嘴唇,低着头没再说话。

唐年拍了拍她的手,“好啦,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我的想法你一定都懂。走吧,去看看我带的东西,你知道吗我还迷路了...”

晚上,徐穗再三思考还是给赵楚行发了消息。

“行哥,咱们那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了啊,年年她好像知道了,她不太高兴,对不起了。”

徐穗叹了口气,觉得两边都对不起,这才第一次行动,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至少我还变成她好朋友了,以后还有机会,之后就靠我自己了。”

赵楚行并没有太在意,只不过唐年这个人,他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这时候赵楚言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

“哥,我姐今天回来了?”

“别瞎叫,那是你嫂子。”

赵楚言看起来很着急,“你还跟她吃饭了?还拍给我看,太过分了。”

“有什么问题吗?”

“年年姐怎么能被你这样的人玷污呢?”

赵楚言非常大声地说出了心里话,一瞬间,他宿舍里安静了,赵楚行那边也沉默了。

这下他真的完蛋了。

赵楚行没想到那小子竟然敢这么说他,一时想不到什么词骂他。

“你..”

“哥,哎呀,我这边熄灯了,好突然呀,挂了啊,下次再说。”

21:00。

大学宿舍熄灯挺早,呵。

赵楚行陷入了思考,他这样的人?玷污?

他承认,这是27年来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他,那个人还是他亲弟弟。

是时候去一趟他们学校了。

这就属于典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徐穗家。

唐年和徐穗两人面对面坐在床上,进行闺房私谈。

“唐余跟我说的你失恋那事儿,跟我说说。”

“你还不知道吗?”

“周辰林?”

徐穗苦着脸点了点头。

“不是我打击你,要他这个情况算失恋,你已经失恋好几年了。”

唐年说出了唐余的内心话。

“唉,那次不一样,我跟他说我要订婚了。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恭喜我。”

“本来我是很难过啦,可之后我又想了想,他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我自己还心存幻想罢了。”

唐年很少看见徐穗这样,一谈到周辰林,总是又无奈又心酸。

“想开就好,别太难过。”

她摸了摸徐穗的头,徐穗一直都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小公主,她心疼她,也希望她能幸福。

“你呢?”

唐年知道徐穗是问她和蒋寻,她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们现在的关系。

“我们真是一对可怜的姐妹花。为了男人不值得,说的心烦,不说了。今天我跟你一起睡啊。”

说着徐穗就快速地钻进了被子里。

今夜唐年睡得还算好,就是徐穗总挤她,下次说什么也要把她撵走。

第二天早上,呈韵珠宝。

“爸,这次项目美国那边已经谈成了,现在开始着手准备。”

案前的人,梳地一丝不苟的黑发中夹杂着几根花白的头发,脸上已然能够看出岁月的痕迹。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嗯,所有事情都由你来安排,我老了,该退休了。”

“好。”

蒋寻颔首,准备出去。

“等一下。”

“你这小子记得多回家几趟,这还没结婚呢一个人住外面也不回来,你妈天天念叨你。”

事实上蒋寻是个喜欢独居的人,而且他妈实在是话太多了,他每次回去都有些头疼。

“知道了。”

蒋寻回了自己办公室,坐下来捏了捏眉心,拿起桌上电话,呼叫秘书。

“叫周辰林来我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

“叩叩。”

“进。”

周辰林今天穿了件灰色针织衫,黑色裤子,白色运动鞋。第二次见他,蒋寻还是能感受到他骨子里的儒雅,只是他的头发,剪了?

“蒋总,你找我?”

蒋寻收回目光,翻开一份文件,“你过来看看。”

在周辰林正在仔细阅读的时候,他继续说:“这个项目我们双方公司都非常重视,目前我还没有召开会议通知,先叫你来看看。”

周辰林认真看完之后,抬眸注视着蒋寻。

“你想让我做这个infinite fantasy 主题的首饰设计?”

周辰林眼神里的情绪说不出来是什么,但蒋寻想他大概是高兴的。

“我想让你做设计这一块的负责人。这个系列要出五套设计,其中包括一套主打款推广。主打直接采用你的设计,其他的你负责领导整个设计部,每人都出设计稿,最终采纳权归你。”

蒋寻的一字一句都深深刻在周辰林的心上,他沉默了几秒。

“为什么是我?”

“我相信你的能力。况且这个差事并不轻松,你应该知道,这也是在考验你。”

周辰林心里清楚,他刚进公司就收到这样的待遇,一定会有人不服,也许还会有其他麻烦事发生。

“怎么样,这苦差事,你接还是不接?”

蒋寻把玩着手里的钢笔,等待着他的回答。

周辰林轻笑了一声,“蒋总如此信任我,自然不能辜负你的期望。”

周辰林是个有野心的,蒋寻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他们很像。

“冒昧的问一下,你的头发?”

周辰林可能没想到蒋寻会问他这个,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噢,剪短了,那个发型时间长了,也该换了。”

蒋寻观察着他的表情,似乎挺平静。

“去忙吧。”

算了,他们艺术家脑子里想的什么是他永远不懂的。

周辰林刚走,蒋寻的电话就响了。

瞥了一眼来电显示,蒋寻没有立马接通。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妈。”

“是不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把我忘了,妈妈多久没见你了,你有没有良心,还不回家,哪有你这样的儿子...”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好在蒋寻及时地打断了她的话,“妈,你有事就直说吧。”

“我今天提前下班,你现在来接我下班。”

蒋寻扶额,有些无奈。

“妈,现在是工作时间。”

“我不管,你天天都在工作工作,你妈我都比不上你的什么工作吗,我太伤心了,呜呜呜...”

“…”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首都市医院。

董妍敏从外面回到自己的诊室。

“阿姨,你打完电话了?”

“打完了,来,今天我就能把你假牙装上了。”

唐年听着这话觉得哪里怪怪的,但确实是这么回事。

蒋寻凭着记忆寻找着他妈的诊室。

走到门口一看,果然是他亲爱的母亲,为人民服务,下班了还在坚持给人看牙。

他不清楚董女士这样叫他过来是想干嘛。

董妍敏大概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是她儿子没错。

“儿子,你先等一会啊。”

“妈,您不是下班了吗?”

“这不是快了吗,最后一个人了,你在旁边等等。”

不愧是他妈。

蒋寻没办法,只好坐了下来。

唐年躺在牙椅上,张着嘴,不能动。

听这动静,是董阿姨的儿子来了?她倒想看看阿姨一直说的她的儿子到底什么样?不过,那个人的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经过了许多中间步骤,终于到了最后一步,董妍敏把唐年的牙装了进去。

“好了,你起来吧。”

唐年起身,从牙椅上下来。

拿着镜子,转过身子,对着光张开嘴照了照,还挺逼真的。

“谢谢董阿姨。”

“不客气,来跟你介绍一下我儿子。”

唐年放下镜子,往旁边看去。

四目相对,她嘴角的微笑僵住了。

她的人生,到底有多少巧合。

而坐在那儿的蒋寻,从她刚下来就认出她了。

董妍敏见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不动也不说话,有些疑惑。

“你们认识?”

唐年先反应过来,“算是认识,不太熟。没想到董阿姨是蒋总的母亲。”

蒋总?不太熟?蒋寻挑了挑眉,盯着唐年的脸。

这样董妍敏就明白了,唐年是公司的员工。

“噢,这真是巧啊,小唐,过来这边坐。”

唐年现在嘴边挂着微笑,其实心里只想离开。

“妈,下班了,不走吗?”

“急什么?陪妈妈聊聊天不行吗?小唐,你看他,没一点孝心。”

唐年看着蒋寻拿自己妈妈没办法的样子,有点想笑。

“董阿姨,现在是蒋总的工作时间,他着急也是情有可原的,要是他真的没有孝心,就不会来了。”

好一个温柔体贴的人,她这个人到底有几面?

“还是你懂事。”

董妍敏拉过唐年的手,“小唐啊,你们互相加个微信,有什么事都可以联系联系。”

“董阿姨,我有蒋总的微信,我都跟您这么熟了,以后有事肯定不会跟蒋总客气。”

董妍敏看了看边上儿子的表情,充满了不耐烦。

“好吧,那我们今天先走吧,下次有机会再聚。”

他们三人并肩走出了医院,看着蒋寻和董妍敏一同上了车,唐年才蹙起眉,这件事,超出了预想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293show.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